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励志文章

红乡述怀

2018-06-07 11:45编辑:admin人气:


红乡述怀
>

我站在清漪江畔,站在羌乡土地上,读山,读水,读羌乡的昨天、今天和未来……

80年前的春夏之交,一支伟大的铁骑,从通南巴出发,强渡嘉陵江,带着大巴山的风雨,带着摩天岭战斗的硝烟,走进了羌乡深山,那镰刀斧头的旗帜,插满了药丛山南北,飘扬在清漪江两岸,染红了羌山的村村寨寨。

80年前的春夏之交,这支穷人自己的武装,头戴八角帽,身背斗笠,脚穿草鞋,靠着简陋的枪炮,大刀长矛,在这一带打土豪,分田地,撒播革命的种子,砸碎穷人身上的枷锁,建立苏维埃政权,开创了一片轰轰烈烈的新天地。

80年前的春夏之交,这支红军队伍,如一股红色的洪流,为羌乡这片古老的土地,浇铸上红色的魂灵,书写出红色的篇章。这片土地,从此,成了红乡。

红乡的山水,承载着红色的记忆、红色的壮举和红色的光荣。

红乡的历史,供人缅怀,给人激励和鼓舞。

80年后的一个春夏之交,我踏上了药丛山南麓一个叫徐塘的红色羌乡。

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我站在红乡的土地上,眼前似乎飘扬着镰刀斧头的旗帜,耳畔似乎响彻“打倒军阀,赤化全川”的口号,响彻激战的枪炮声、呐喊声。

我的确看见红旗飘扬,苏维埃政府遗址上,飘扬着五星红旗——如今那里是一所小学,当年红军将士浴血解放的贫苦农民的子孙们,正在红旗下安静而幸福的读书学习,正在成长为红乡羌山新一代建设者。红军战旗的一角,都作了孩子们胸前鲜艳的红领巾,衬托着一个个红朴朴的脸蛋。

在徐塘乡场头上,我瞻仰了一块耸立的石碑,碑上刻着:“打倒邓锡侯,他把川西坝子把连卖给了帝国主义!”这朴素的方言标语,宣传了红军反对帝国主义侵略、坚持北上抗日的宗旨。这标语,镌刻在石头上,刻进了徐塘羌民的心中,也刻进了今天站在碑前的我的心里。

在一个叫海棠的羌寨,我还瞻仰了红军医院的遗址。站在四合院天井中,我仿佛看见,担架队员们抬着伤病员进进出出,医生护士们忙里忙外。透过破旧门窗上“危救室”、“治疗室”、“药房”那些被岁月模糊了的字迹,我仿佛闻到了救治红军伤病员的酒精和来苏的浓浓药香。

80年前的春夏之交,红军北上路经羌乡的几十天,是惊天地泣鬼神不平凡的日子,永载史册。红军北上走了,红军的思想信念、斗争意志和奋斗精神,已深深烙进了红乡人的灵魂深处,并激励着每一个红乡人,包括每一个踏上红乡土地的人,包括我和我的朋友们。

历史,是不能忘记的。历史,又正在不断创造着。

80年后,我站在徐塘乡杨柳坪村的一个山坡上,举目四望,或青瓦白墙,或高楼渐起,村村通公路,户户看电视。我见到的农村青年,皮鞋代替了草鞋,西装换下了布衫,手里举着移动电话,脸上写着满意与幸福。红乡人民的生活,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。

今天,我站在革命老区红色羌乡的土地上,既被80年前的那段血雨腥风的岁月震撼,又为如今天翻地覆地的变化而惊叹。

今天,红旗在飘扬,红色羌乡的新一代,又在红旗下开始一次新的长征——脱贫致富奔小康……

(来源:http://oblimersen.com)

上一篇:吟诗赏词 话中秋

下一篇:古村缅怀

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oblimersen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